一個人最基本的教養,是這四個字

01

馬未都的一次採訪,說到他家保姆,很有意思。

保姆經常會偷偷順他家的東西,也不拿值錢的。今天她自家燒個飯缺蒜,就順一頭蒜;明天可能順兩片姜……

順東西也有講究,所有沒啟封的東西統統不碰,拿只拿啟封后的。

馬未都發現後,就和保姆說:「你需要什麼,可以直接和我說。也不貴重,我們家也用不完。」

沒用,保姆置若罔聞,該順的東西照樣悄悄順走。

這讓馬未都很是煩惱,大家都知道他是搞文物的。保姆現在是順小件,萬一哪天對文物有興趣,那馬老師可就栽了大跟頭。於是,只好辭退。

不說保姆,日常生活里,我們很容易發現這樣的奇怪事兒。

哪天去趟公廁,頭一眼瞧還滿滿的紙巾,下一秒出來廁紙就不夠用了;酒店拖鞋、沐浴露被順走也不是什麼新鮮事兒了。公交車的安全錘都能丟,你說奇不奇?

幾頭蒜幾片姜,一點廁紙或者一次性拖鞋,確實都算不上什麼東西。可偏偏透過這些細小的東西,看到了人骨子裡的「貪婪」。

一旦被人打上這樣的標籤,讓人覺得你品行不端層次不高,想翻身簡直是笑話。

占小便宜,一面還在沾沾自喜的時候,想想,水能載舟亦能覆舟。

當你甘願為這點蔥姜蒜末毀自己清譽時,你的人生也就只值這點蔥姜蒜末的錢了。

02

萬通董事長馮侖在《野蠻生長》講過一段故事:

你開車闖紅燈了,被警察攔住,一看警察是熟人:「兄弟,你怎麼在這兒!」

對方說:「沒事兒,你過去吧。」你省了50元罰款,覺得特有面子。

第二次路過這兒,你拐錯彎了,一看又是這哥們:「又是你當班啊?」

對方說:「沒事兒,你過去吧。」於是,你又省了50元罰款。麻煩了人家兩次,你心裡過意不去,於是找理由請他吃飯,還這個人情。

這一吃一喝,花費遠遠超過100元。吃完飯,你多了一句嘴:「弟妹忙什麼呢?」

對方說:「不爭氣啊,一天在家沒啥事兒。要不上你那裡找個活,隨便給點錢就行。」你說:「沒問題,哥們的事嘛!」

他媳婦來上班了,怎麼開工資呢?再怎麼也不能低於2000元吧。

媳婦上班三個月後,他打電話來了:「大哥,你得好好管管你手下,不能老欺負我媳婦,她不就是沒上大學嗎,沒上大學也是人。」

第二天,你便給手下人打了招呼。但最後你也無法忍受了,打電話跟哥們:「讓她回家吧,我每月給她開1200元。」

對方一聽急了:「瞧我媳婦不順眼啊……」你一年搭進24000元,還得罪了哥們。

有句俗話說:「有來有往,才叫關係。」

這是道理,可這來往之間最好別搭上太多人情面子。人情面子是什麼?說白了,我給你提供點方便,你占我一點便宜,「禮尚往來」。

熟人之間的便宜,更是占不得。朋友之間的那點關係,一旦沾上「便宜」這檔子事兒,就會變得岌岌可危。

作家莫言就遇過這樣的事兒,朋友請他吃飯,吃了一盤胡蘿蔔絲,吃了一盤粉絲,還吃了一盤像橡皮一樣難以嚼爛的肉。

隔天,一群朋友聚會,他說了幾句得罪話。那朋友咬牙切齒:「你的良心讓狗吃了嗎?

前幾天,我去香格里拉飯店買了美國加州的醬小牛肉,去長城飯店買來西班牙產的胡蘿蔔,去友誼商店用外匯券買了專供外國人的波羅的海魚子醬,還有法國走私進來高級奶油,吃得你小子滿嘴流油,可是你一轉眼就忘記了。那些小牛肉還沒消化完吧?」

吃了人家的東西,就要聽人家的,就要承受人家施加到你身上的侮辱。

用莫言的話來說,「吃人一棵胡蘿蔔所蒙受的恥辱哪怕用一棵老山參也難清洗。」

小便宜吃大虧,是這個理。所有的便宜之後,保不齊可都是深坑啊!

03

林黛玉在踏進賈府大門前,時時提醒自己:

今至其家,都要步步留心,時時在意,不要多說一句話,不可多行一步路,恐被人恥笑了去。

林黛玉進賈府,現在來說算是帶資進府。看似寄人籬下,可林家財產豐裕,最終也都為賈府所有。

林黛玉的「恐被人恥笑」,源於她大家閨秀的教養。事事小心,保持自己得體的教養,不破壞林賈兩家的情分。

即便賈母是林黛玉外祖母,血脈相連。可在親戚家,我們這位林小姐也懂得別人家不比自己家,不能想幹嘛幹嘛,萬事矜持,不給人添麻煩。

可惜,生活里的親戚們,並沒有這般的覺悟。添麻煩是小事兒,占到你絲毫便宜還沾沾自喜的也不在少數。

親戚借住,當他說出「我和你誰跟誰啊,咱倆不用客氣。放寬心,我在你家肯定就跟在自己家一樣!」放心,你家隨後真會成為他家。

大大方方在你客廳嗑瓜子,沙發地板滿地瓜殼;大大方方侵占你的私人空間;大大方方請你陪他四處遛彎,也不用管你工作忙不忙,不去就是不把他當親戚。

情分是什麼?情分是有邊界值的,林黛玉的不多說一句、不多行一步就是在告訴我們,情分的底線靠自覺。

當你過多的做出不得體的行為,這個邊界值就會被消磨為零,最終的結果,要麼忍要麼老死不相往來。

一個人,無論是在陌生人面前,朋友面前還是親人面前。至少要保持住你內心最基本的教養,不麻煩別人,不占別人便宜。

「不占便宜」,四個字而已。很難嗎?不難!

來源:庸人自擾吧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