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所有的失去,都會得到補償(深度好文)

花開一春,人活一世。

生活從來不會因為誰的難過而止步不前,時光的洪流會無聲地捲走曾經的歲月。

正如《花田半畝》中說:生命中,我們都接到不同的劇本。有的平淡,有的濃烈,有的是笑,有的是淚,不管怎樣,我總要演好,直至落幕。

而你所有的失去,都會得到補償,最終,以另一種方式歸來。

01

風光得意總有時,跌宕起伏才是人生。

人生就如一條大河,可能風景清麗,更可能遇到驚濤駭浪。

所以,你不僅能立在船頭,淺斟低唱兩岸風光,還要在驚濤駭浪中緊握船槳,奮力向前划去。

汪曾祺在《隨遇而安》一文中,開門見山寫道:

我當了一回右派,真是三生有幸。要不然我這一生就更加平淡了。

這位十指不沾陽春水的知識分子,被下放鄉村參加勞動改造,在陡坡上扛運170斤重的一麻袋糧食、給果樹噴農藥……

繁忙的農活壓的人喘不過氣,但他從未忘記老師沈從文的教誨:

「在任何逆境之中也不能喪失對於生活帶有抒情意味的情趣,不能喪失對於生活的愛。」

後來工作調動,被分配到高寒地區的荒無人煙的研究站。

在這裡,他的工作是給「馬鈴薯」畫圖譜。「每天蹚著露水,到實驗田裡摘幾叢花,插在玻璃杯里,對著花描畫。」寫詩:坐對一叢花,眸子炯如虎。

面對無邊的試驗田,孤獨一人。從馬鈴薯花到馬鈴薯塊再到馬鈴薯根莖……就這樣堅持畫作,一直到最後平反。

汪曾祺一生經歷了無數苦難和挫折,受過各種不公正待遇,但他總能把這些困難化為前進的墊腳石,最終成為一代文學家、畫家、戲劇家,更被稱為「中國最後一個純粹的文人,中國最後一個士大夫」。

每個人總會有一段艱難的路,需要自己獨自走完,沒人幫助,沒人陪伴。

不必畏懼,昂首走過去就是了,經歷所有的挫折與磨難你會發現,自己遠比想像中要強大得多。

02

生活總會給你答案,但不會馬上把一切都告訴你。

一個旅行者,在一條大河旁看到了一個婆婆,正在為渡水而發愁。已經精疲力竭的他,用盡渾身的氣力,幫婆婆渡過了河。

結果過河之後,婆婆什麼也沒說,就匆匆走了。

旅行者很懊悔,他覺得,似乎很不值得耗盡氣力去幫助婆婆,因為他連「謝謝」兩個字都沒有得到。

哪知道,幾小時後,就在他累得寸步難行的時候,一個年輕人追上了他。

年輕人說,謝謝你幫了我的祖母,祖母囑咐我帶些東西來,說你用得著。說完,年輕人拿出了乾糧,並把胯下的馬也送給了他。

有時,回報不一定在付出後立即出現,只要你肯等一等,生活的美好,總在你不經意的時候,盛裝蒞臨。

即便你向空谷喊話,也要等一會兒,才會聽見那綿長的迴音。

山有峰頂,海有彼岸。漫漫長途,終有迴轉。

不必急著要生活給予你所有的答案,有時候,你要拿出耐心等等。

03

傳說從前的企鵝是會飛的,但有隻母企鵝因為翅膀太短,無論怎樣都飛不起來。

後來,大批企鵝飛走了,只有一隻公企鵝決定留下來,陪著她。

為了找吃的,它們努力學會了游泳,很多年以後,它們坐在海邊,母企鵝說:「對不起,為了我,讓你放棄了天空。」

公企鵝微笑著看著她,說:「沒關係,有了你,我才收穫了海洋。」

所以啊,你看,在這個世界上,從來都不存在真正的失去。

印度極有名的四句禪語:

無論你遇見誰,他都是對的人;無論發生什麼事,那都是唯一會發生的事;不管事情開始於哪個時刻,都是對的時刻;已經結束的,就已經結束了。

不要活在虛妄的過去,不要為曾經做太多假設,事情發生了,那就是唯一可能並且已經發生無法回頭,再去看去想,沒有任何意義。就算偶爾現實殘忍,也要始終學會在這個薄情的世界深情的活著。

人生是一段旅程,路過的都是風景。

哪怕痛苦,也只是過程,只管奮力向前,期待著未來,直到遇見絢爛的彩虹。如果事與願違,請相信一定另有安排;所有失去的,都會以另一種方式歸來。

來源:美文頭條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