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穀子:越虛偽的人越有這四種“善相”

人心隔肚皮。

在生活裡,有些人貌似忠厚,卻喜歡在人背後使絆子。

這樣人比真小人還可怕。

面對真小人,一切都在明處,可以防備。

而偽君子卻難以防備,人們總是冷不丁地被傷害。

鬼穀子是一代謀聖,對人心有著精確的把握。

在他看來,一個人越虛偽,越有這4個特徵。

01、施恩而欲要名結好

虛偽的人,施恩是為了樹立好名聲,拉攏別人成為他的朋友。

孟子說:人之善,猶水之就下。

人心的善念就像是水一樣,自然而然地流淌下來。

幫助別人,同樣應該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,而不應該成為一種交換。

一個人想要拿恩惠去換取名聲,想要拿利益換取朋友。

這樣的人利字當頭,最容易見利忘義。

古人說:施恩不求報,與人不追悔。人皆敬之,天道佑之,福祿隨之。

積累善行,天道自然就會護佑,消災減禍,帶來福報。

02、為善而欲自高勝人

做善事,卻是想著抬高自己的名望而去取勝別人,這樣的人就是虛偽。

善良的本質,是感同身受。

我對你的處境感同身受,心有不忍,所以願意出手幫你。

善良本身就能讓人有一種愉悅感,成就感,並不需要其他報償。

《菜根譚》有言:君子好名,便起欺人之念。

太喜歡名聲的人,就會為了滴護自己暄名聲或逅提高自己的名聲而去欺騙別人。

03、植節而欲標異見奇

虛偽的人樹立自己的節操、操守是為了標新立異,標榜自己。

操守不是為了虛榮,也不是標新立異的砝碼。

操守是一個人日常生活中的反省,是對自己的自律與慎獨。

它來自內心的敬畏,來自對底線的堅守。

明代晚期,朝廷綱紀廢弛,社會風氣敗壞。

很多士大夫在朝堂上標榜清高,滿口仁義道德,對風氣敗壞表現得痛心疾首。

而私下卻貪污腐敗、無惡不作。

虛偽不是操守,而是一種沽名賣直的表演。

操守,是內外一致的良知。

它不是掛在嘴上的,而是放在心裡,付諸行動的人生信條。

04、修業而欲驚世駭俗

虛偽的人追求的事業,只是為了一鳴驚人,讓別人佩服,讓世界驚嘆。

一個人對事業的追求,應該出自內心對未來美好生活的嚮往。

它出自一個人對未來的獨立判斷,這是一條孤獨的路,其中必然沒有多少掌聲,甚至可能會有很多的不理解。

如果一個人對事業的追求,不是事業本身,而是別人的喝彩,那麼從出發的那一刻,結局就已經註定。

曾國藩曾說:眼高手低、不講事理和標新立異,這三種人不能共事。

喜歡標新立異的人,一旦做起事來,總是希望博眼球,渴望別人的認可和關注。

他們的內心的篤定不是來自本身的強大,而是別人的評價。

他們沒有主見,很容易受到外人意見的干擾。

這樣的人活在別人眼裡,活在重重偽裝之中,很難展現出真實的自己。

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無。

面對虛偽的人,擦亮眼睛,保持距離,才是善身之道。

來源 : 發心行善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