做人,千萬別炫耀(不信你看)

俗話說:“木秀於林,風必摧之”。

樹大招風,人越是炫耀自己,把自己的位置擺得越高,就越容易招來嫉恨、不滿,越容易失去所炫耀的東西。

做人,真的沒必要炫耀什麼,我們所擁有的,都是天地萬物的恩賜,不可賣弄!炫耀賣弄,遲早會招來報應。

01、越炫耀越失去,越張揚越吃苦

《楞嚴經》有云:狂性頓歇,歇即菩提。

喜歡炫耀的人,狂妄自大,往往會傷害到他人。如果遇上嫉妒心強的人,就會結下惡緣,為自己埋下禍根。

一個人,越炫耀什麼,就越容易失去什麼。你炫耀財富,就會招來賊人惦記;你炫耀美貌,就會招來他人嫉妒;你炫耀地位,往往會地位難保。

沙灘上有這樣一隻貝殼,它格外耀眼,因為它的肚子裡有顆晶瑩剔透的珍珠。路過的人們見了,都連連稱讚。

讚美的人多了,珍珠就開始驕傲了,它向貝殼炫耀:“你聽聽,別人都在誇我。你這只醜陋的貝殼,趁早離我遠點,不要阻擋了別人觀賞我。”

貝殼聽了搖搖頭,傷心地離開了。一天天過去了,珍珠再也沒有長大過。再後來,被大海沖刷,珍珠漸漸被埋進沙堆裡,再也沒有人發現過它。

珍珠的炫耀,讓它失去了最好的朋友,同時也失去了自己的光芒。

古人說:一個人的禍福,看他是謙虛還是驕傲。炫耀的人驕傲自大,認為自己是最厲害的,世上無人能比。殊不知人外有人, 天外有天。這樣的人,才是最可憐的人。

《西遊記》中有這樣一段,悟空在三星洞問道得仙體,變化無常,身上八萬四千根毛,隨心所變。

一天,悟空在眾師兄弟面前炫耀,說菩提老祖在他耳邊傳授口訣,他就學會了七十二變。然後就念誦口訣,變作一棵松樹。

菩提老祖出現,悟空趕緊現出真身。菩提老祖說:“學了這功夫,怎麼可以在人前賣弄?別人見你有這本事,必然要求你傳授,你若不傳授,別人比加害於你,恐怕你性命難保!我也不怪罪你,你走吧!”

悟空說:“祖師恩情還未報答,怎麼可以走?”

菩提老祖答:“哪裡有什麼恩情,你這一走,日後必會惹出禍端,到時候不要惹禍牽連我便是。”

悟空無奈,只得拜辭:“日後絕不提及師父一字!”

菩提老祖以這樣的方式告誡悟空,狂性頓歇,歇即菩提,收起狂心,不炫耀賣弄,才能靜下心來,明心見性。經曆八十一難,悟空才真正悟到了這個道理。

做人最忌諱的,就是稍有一點本領,就得意忘形,在眾人面前炫耀賣弄。這樣,遲早會招來他人的嫉妒,奪走你炫耀的一切。

炫耀就像是牆上的一把劍,只要掛在那裡,便有刀光劍影顯現。所以,莫要在人前炫耀。越炫耀越失去,越張揚越吃苦。

02、越低調越高貴,越謙卑越有福

曾國藩曾說:“謙卑含容是貴相”。

越是高貴的人,越不會炫耀自己,越低調謙卑,虛懷若谷。因為他們明白,天地含蘊,萬物俯首,人渺小如蜉蝣,沒有什麼可炫耀的。

《菜根譚》中有一句話:地低成海,人低成王。一個人,越是低調,就越是高貴,越是謙卑,就越有福氣。

北京大學流傳著這樣一件趣事。

某次開學,有位大一新生帶著行李來校報導。他帶著行李不方便,就把行李託付給旁邊的一個大爺,讓大爺幫忙看著,自己去辦手續。

大爺一直沒離開,幫這位學生看著。正午的烈日,曬得大爺滿頭大汗。有人提出要替他看著,但那大爺說:“換了人他就不認識了,我看著就行!”

後來,在新生典禮上,這位新生才知道那位大爺是“國學大師”“學界泰斗”季羨林先生。他穿著樸素低調,也不顯山露水,所以很多人都認不出來。

內心越是高貴的人,行為就越謙卑,這是一個人品質的光芒。

董卿在節目中曾採訪過一位高齡老人,這位老先生是著名翻譯家許淵衝,從事翻譯工作七十年,就算是到了九十高齡,依然堅持每天翻譯一頁。

採訪過程中,老人坐在輪椅上,和藹可親,語言幽默,一點也沒有架子。董卿在旁邊,幾分鐘跪地採訪三次,專注傾聽。

她的一舉一動,既是對老一輩知識分子和傳統文化的尊重,同時也充分體現了優雅、謙卑、有涵養的傳統女性風範。

物理界天才錢學森,為人處世一直很低調,總是一身樸素的裝扮。他從不追求物質的奢華,一心專注於原子核研究領域。

同樣是物理天才的霍金,研究出黑洞實質後,仍然很謙遜,他說:“我只知道我的手指還能活動,我的認識還太短淺。”

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莫言,曾說過:“我的低調不是偽裝的,而是發自內心的。你讓我狂,我也狂不起來,因為我沒有狂的資格。”

因為低調,錢學森得到了人們最高的敬仰;因為低調,莫言成為了諾獎史上以微笑待之的第一人;因為低調,霍金登上了物理巔峰。

藏地一句俗語:“愚者學問常宣揚,窮人財富喜炫耀。”

真正有智慧的人,從來不賣弄自己的才學,只專注於自己的研究;精神富有的人,富有無驕,比一般人更節儉更低調;境界越高的人,越謙卑樸實,而不是盛氣凌人,傲慢無禮。

人生在世,不要炫耀張揚,謙虛謹慎、低調大方才是一個人應有的內涵。

無論貧富貴賤,誰也不要看不起誰,時刻保持一顆謙卑的心,與人為善,即是給自己積福。

作者:雲谷禪師

來源:國學生活(ID:gxsh789)

來源:南师文化堂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