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好的餘生:有家回,有人等,有飯吃

家,最是溫馨。

曾國藩:“大抵浮生若夢,姑且此處銷魂。”

忙碌一天,回家的一刻最美好;

辛勞一年,返程的時光最歡樂。

有家回、有人等、有飯吃,足矣!

01、有家回

杜甫說:“露從今夜白,月是故鄉明。”

青山重重,阻隔不了對家的依依思念。

古時交通不便,路途漫漫,回家何其不易。

劉邦得天下後,定居關中,忍不住想念老家豐縣。

狄仁傑路經太行山,抬頭望見一朵白雲,禁不住流淚:

“我的親人,就在白雲底下。”

班超常年駐守邊疆,唯一的願望,是“生入玉門關”。

如今,交通發達,又被俗事纏身,歸家依然不易。

一年一度的春運,承載了十多億人的鄉愁,運送著十多億人對家的思念。

每當見到有人為火車票犯難,就忍不住淚目:

“同是天涯淪落人。”

然而,擠上車,經過一番顛簸就能回家,又無比幸運。

或許,疫情阻隔,回家不易,但我們終究有家可回。

或許,不能在過年回家,但家一直等著我們。

有朝一日,我們會回到溫暖的家,留下一串眼淚。

這是古今相通的思念,人人珍視的情感。

02、有人等

辛棄疾的《清平樂·村居》,描述了家中的溫馨場面:

“大兒鋤豆溪東,中兒正織雞籠。最喜小兒亡賴,溪頭臥剝蓮蓬。”

家中老少的笑臉,永遠看不厭。

在外一身風塵,想到家人的笑臉,心里便充滿力量。

王冕在外漂泊,一封家書到來,他心酸了。

一向健康的母親,眼睛突然昏了。

這是因為母親思念兒子,流了許多眼淚。

王冕內心有股暖流:原來自己不是一個人,家裡一直有人等著。

回到家裡,一家人通宵達旦聊天暢飲,樂也融融。

一年勞累,頓時消散於歡聲笑語中。

一生中,多少時間在路上奔波,累得人困馬乏。

這一切,不還是為了看見家人的笑臉?

想到他們幸福的面容、熱切的期盼,什麼苦都受得了。

有人等,即便被現實拷打,也會記得有人愛著你。

有人等,就算受再大委屈,也知道一切值得。

回到家,跟家人四目相投,內心便是溫情脈脈。

你是家人的支柱,家人是你的港灣。

彼此依靠,彼此等候,世界便充滿溫暖。

03、有飯吃

家中飯菜,最是可口。

熱氣騰騰,透著濃濃的親情。

飯菜羹湯,暖入心扉。一入口,不禁悲欣交集。

多少人的鄉愁,就在舌尖上。

蘇軾被貶於黃州,思鄉情切。

恰好,他的朋友帶來了家鄉巢菜的種子。

蘇軾心花怒放,在黃州東坡上,播撒大巢菜的種子。

他把這種菜,起名為“元修菜”。

元修菜給黃州帶來美味,又撫慰了蘇軾思鄉的靈魂。

家常菜最平常,又最昂貴。

身處他鄉,縱然美食當前,也不是家裡的味道。

在外打工的人,羨慕每天回家吃飯的人。

他們回家後,家人準備很多飯菜,填補過去一年的空缺。

飯菜再多,他們也會使勁吃,把帶著愛意的菜,吃進胃裡,藏在心裡。

親情,是一碗飯、一壺湯,是鍋上的熱氣,是沸騰的湯水。

煮飯的人,把親情融進飯菜。

吃飯的人,吃著飯菜,品著親情。

風塵僕僕時,想起家中飯菜,幸福感就湧上心頭。

能回家吃飯,真是人生大幸。

風雪夜歸人,照映來時路。

沒有人不思念家,沒有人不想歸家。

幸運的是,家的大門,永遠為我們開著。

家裡總是燈火通明,為我們照亮回家的路。

願你回到家中,與親人團聚,吃上熱乎的飯菜!

作者:儒風君

來源:儒風大家(ID: rufengdajia)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