該翻臉時就翻臉,是每一個成年人的必修課

曾有人問孔子:“以德報怨,何如?”

孔子毫不遲疑地回答:“何以報德?以直報怨,以德報德。”

小時候,總覺得與人為善、凡事不計較是一種修養;

成年之後,才知曉社會復雜、人心險惡,不是所有人都值得你一再忍讓。

因為,沒有底線的忍讓,只會換來他人的得寸進尺;沒有邊界的軟怯,只會換來對方的為所欲為。

多少人,半輩子忍氣吞聲,卻落得個被同事刁難、被朋友玩弄的下場;

多少人,幾十年委曲求全,只得到個被親戚嘲諷、被愛人拋棄的結局。

所以,敢於與討厭的人翻臉,是一種謀生的智慧。

該翻臉時就翻臉,是每一個成年人的必修課

人這一輩子,沒有必要為了討厭的人,讓自己活在痛苦中。

記住:討厭一個人,就是要翻臉。

該翻臉時就翻臉,是每一個成年人的必修課

不敢翻臉的人生,是一場災難

從小到大,我們就被教育“做人留一線、日後好相見。”

但隨著年歲的增長,我們會發現:不敢翻臉的人生,其實是一場災難。

一味去給別人留一線,只會讓自己輸掉人生的底線;

一心想著日後好相見,只能讓自己墜入現實的深淵。

我的朋友阿美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。

她為人和善,平日里處處退步、事事忍讓,從不與人爭執、也從不跟人翻臉。

就算好事的婆婆天天找她茬,不是說她掙得少、就是嫌她花費多,她也願意選擇息事寧人、從不還嘴;

就算討厭的同事日日使喚她,讓她做這做那、要她跑前跑後,她也一心想著吃虧是福、從不拒絕。

結果前段時間,阿美突然哭著給我打了個電話:說自己已經好幾個月沒有睡過一個好覺了。

我急忙問她怎麼了。

她瞬間崩潰大哭,等到情緒稍稍平復後,才哽咽道:

“我也不知道……”

“開始只是吃飯沒胃口,後來漸漸對什麼事情都沒了興趣……”

“現在覺得活著好沒意思啊!”

……

聽到這話,我急忙陪著她去看了心理醫生。

經過醫生的專業診斷,阿美被確診為重度抑鬱症。

該翻臉時就翻臉,是每一個成年人的必修課

我至今仍記得心理醫生說的那句:“一直把對討厭的人的情緒壓在心底,是會生病的。

所以啊,做人,該生氣就生氣、該翻臉就翻臉!”

多少人,和我的朋友阿美一樣。

用盡全力包容別人,最後還被對方不斷傷害、不斷打磨;

一味求全不敢翻臉,最終卻讓自己身心俱疲、鬱鬱寡歡。

心理學上有個詞叫“癌症性格”,大意是講:

壓抑負面情緒、不敢表露情感的人,患癌症的可能性是普通人的15倍。

所以,面對自己討厭的人、討厭的事,該翻臉時就要翻臉!

生而為人,不輕易翻臉是一種修養,敢於翻臉卻是一場修煉。

而那些不敢翻臉的人,往往都輸得很慘。

該翻臉時就翻臉,是每一個成年人的必修課

做人,該翻臉時翻臉

電影《教父》中有這樣一句台詞:

“沒有邊界的心軟,只會讓對方得寸進尺;毫無原則的仁慈,只會讓對方為所欲為。”

無比贊同。

生而為人,你的善良必須帶點鋒芒,你的忍讓也不能沒了底線。

做人啊,該翻臉時、就得翻臉。

該翻臉時就翻臉,是每一個成年人的必修課

我剛畢業工作的時候,和大多數實習生一樣,處處小心、事事忍讓,生怕得罪了公司的“前輩”。

但和我同期的另一位實習生李莉卻不一樣——她是部門裡出了名的“潑婦”,脾氣火爆、說話也不給別人留餘地。

所以,在很長一段時間裡,我是對她避而遠之的。

直到有一天,部門發生的一件事,才讓我發現她的好、明白她的善。

那會兒,同部門的一位老員工總喜歡使喚我。

今天叫我幫忙泡杯咖啡,明天讓我給她點個外賣,偶爾想吃隔壁街的零食了、就支使我去跑腿。

就連她沒完成的工作,也要我加班給她做完,還美其名曰“給新人一個鍛煉的機會”。

那時的我,雖然心裡很討厭她,但為了能給同事留下好印象,所以從不敢表露出來。

那天,她又像以前一樣吩咐我去給她買零食,但我因為一個很急的方案,就把這事忘了。

結果她氣得破口大罵:“連這種小事都做不好,你還能做什麼?”

就在我舉足無措、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的時候,李莉走了過來。

她看了看我,然後衝那位部門老員工說道:

“事情是小,但那是她必須做的工作嗎?”

“她來公司上班,是老闆給的薪水,憑什麼幫你個人做這些瑣事?”

“工作時間還一心想著吃零食,這就是一個前輩為我們這些新人樹的榜樣嗎?”

……

一番話,懟得對方啞口無言。

後來,部門領導知道了這件事,沒過多久,那位老員工就離職了。

而我卻因為這件事,明白了一個道理:

給好人留下情面是一種修養,對壞人不留臉面卻是一種修行。

該翻臉時就翻臉,是每一個成年人的必修課

人善被人欺,馬善被人騎。

你的一味忍讓,只會成為別人欺負你的藉口。

唯有敢於對不值得的人翻臉,才是對自己最好的保護。

該翻臉時就翻臉,是每一個成年人的必修課

有一種高層次,叫“善良有尺,忍讓有度”

作家馬德說過:“你可以不去扎人,但身上一定要有刺。”

誠然如此。

你若善良隱忍,別人只會對你持續傷害;你若身上帶刺,對方反而對你尊重有加。

畢竟,欺軟怕硬是悲哀、但卻是人性。

所以,高層次的人,都懂得適時翻臉。

女星葉璇就是如此。

一天,葉璇去參加一個飯局。局上有一位領導,是某商場的董事長。

原本只是一次普普通通的聚會,沒想到那位領導卻想逼著葉璇喝酒。

一開始,葉璇考慮到對方是有身份的人,便客客氣氣地委婉拒絕。

沒想到對方根本不領情,仍繼續逼她喝酒。

葉璇好說歹說拒絕了一個多小時,結果那人還是不肯罷休。

於是她站起來,轉身就走。

突然想起曾經在知乎上看到的一個問題:做人,為什麼要學會翻臉?

有個高讚回答是:

“很多時候,’翻臉’代表著你的態度和立場,代表著你的底線和原則,更代表了在人際交往之中一個人最基本的權利:被尊重。”

所以,做人做事,善良要有尺、忍讓要有度,該翻臉時、就要翻臉。

該翻臉時就翻臉,是每一個成年人的必修課

高層次的人,都懂得這個道理,所以——

李白深知自己生性耿介,所以絕不“摧眉折腰事權貴”;

嵇康厭惡出仕,遂寫下《與山巨源絕交書》;

齊白石不想被小人一再消遣,所以在客廳上掛了“虧人利己,餘不樂見”幾個大字;

……

他們用行動告訴我們:

有一種高層次,叫“善良有尺,忍讓有度”。

人啊,就是要活得“帶刺”一點,該翻臉時就翻臉。

該翻臉時就翻臉,是每一個成年人的必修課

余華說:“當我們凶狠地對待這個世界時,這個世界突然變得溫文爾雅了。”

生而為人,溫柔要有、善良要有,但身上的刺也要有。

還是那句話:

給好人留下情面是一種修養,對壞人不留臉面卻是一種修行。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