越是無能的人,越愛挑剔別人的錯(深度好文)

前言
小人無錯,君子常過。
Image

人非聖賢,孰能無過。

在遇到問題的時候,我們的第一反應是什麼呢?

是把責任推卸給環境和他人,還是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原因?

《四十二章經》中有言:“人有眾過,而不自悔,頓息其心,罪來赴身,如水歸海,漸成深廣。”

事情做不成功,遇到了挫折和困難,或者人際關係處得不好,不要怨天尤人,而要反躬自省。

做人最忌諱的,是總挑剔他人,不從自己身上找原因。

01
先講一個笑話。

一個男人近期發現,妻子的耳朵越來越聾,經常是問了好幾遍都沒有回應。

於是,他就去問醫生:“我該怎麼辦?”

醫生告訴他:“你可以試著多喊幾次,比如先站遠點提問,然後站近點提問,最後站在她身後提問。”

男人回到家,進門的時候問了一句:“親愛的,今晚吃什麼?”

沒有聽到回應。

男人就往前邁了幾大步,接著問:“親愛的,今晚吃什麼?”

依然沒有聽到回應。

男人失望地走到妻子身後,又一次問道:“親愛的,今晚吃什麼?”

這時候,他聽到妻子說:“吃魚啊!我都回答你三遍了!”

在人生的旅途上,人們往往背著兩個包袱,一個包袱上寫著他人的過失,另一個包袱上寫著自己的過失。

然而很多人卻往往把寫著他人過失的包袱放到胸前,而把寫著自己過失的包袱放在了背後。

所以這類人無論怎麼看,也看不到自己的過失,但是一低頭,卻很容易看到別人的過失。

他們總能理直氣壯地說道:“我沒問題,都是你的問題。”

“這個事情和我無關,你去找誰誰誰。”

“如果我有問題,也都是你造成的。”

諸如此類。

少時怨父母,成人後怨社會,年老後怨子女,卻從來沒有在自己身上找原因。

這類人現在有個時尚的名字,叫做甩鍋俠。
Image

02
有這麼一句話:“小人無錯,君子常過。”

意思是,小人永遠覺得自己沒有錯,錯的是別人,君子常常反省自己的過錯。

事實上,越是層次高的人越是內求,越是層次低的人越是外求。

越是無能的人,越是喜歡挑剔別人的錯。

最好的自省,就是凡事從自己身上找原因。

強者懂得自我反省,找出問題的癥結所在,解決問題;

弱者忽視問題,推開責任,抱怨不止。

所謂自我反省,其實就是自我檢查,自知己短,從而彌補短處,糾正過失。

人生在世,要面對兩個課題,一個是外部的,一個是自己的。

我們無法決定外部的事情,但能通過反思來改變自己。

可現實中,我們總是習慣地掩飾自己的錯誤,不願面對。

因為反省是一個自我解剖的過程,就像一個人拿起刀親手割掉身上的毒瘤一樣,需要極大的勇氣。

當我們願意麵對真實的自己,向內看自己,我們就擁有了自我超越的勇氣。

正如《法句經》中所言:“不好責彼,務自省身;如有知此,永滅無患。”

當我們遇到失敗或挫折,假如能虛心地檢討自己,實時改正自己缺失的地方,那麼必定遠離災禍。

一切諸果,皆從因起。毀掉你的,正是你的不自省。
Image

03
魯迅先生說過:“我的確時時解剖別人,然而更多的是更無情面地解剖我自己。”

學會自省的人,才會凡事從自己身上找原因,​​而不是一味地去責備他人。

如此方能更好地認清自己,駕馭自己的人生軌跡,才會越來越接近成功。

曾國藩在每天的日記中,都要將自己一天的言行進行一番徹徹底底的反思、清掃。

有一次,曾國藩的朋友竇蘭泉來切磋,曾國藩並末理解好友的意思,便“詞氣虛吐,與人談理”。

本來是一件增益學業的事,結果卻適得其反,二人不歡而散。

曾國藩後來反省說:“彼此持論不合,反复辯詰,餘內有矜氣,自是特甚,反疑別人不虛心。何以明於責人而暗於責己也?”

道光二十二年(1842)十一月初九,曾國藩去岱雲家為其母拜壽。

本是喜慶之事,結果曾國藩出言不慎,弄得大家十分尷尬,宴席一散便匆忙回家。

他在當天的日記中反省道:“以後戒多言如戒吃煙。如再妄語,明神殛之!並求不棄我者,時時以此相責。”

曾國藩的一生,就是自省的一生。

最終,他的人生修養和事業都達到了絕頂的高度,成為後世稱頌的“聖人”。

古人云,靜坐常思己過,閒談莫論人非。

所以說,一個人只有懂得了常思己過:

才能擯棄憤世嫉俗之心,撫平生命的浮躁;

才能擁有寬廣恢宏的氣度,擇善而行;

才能約束自身日常的行為,規范進取的道路。

凡事從自己身上找原因,​​不挑剔別人,做更好的自己,遇見最好的生活。

與諸君共勉。

來源 :商业学府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