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福,藏在糊塗裡

人生兩件事:忙著,清醒做事;閒著,糊塗做人。

活得糊塗的人,容易幸福;活得清醒的人,容易煩惱。

清醒的人看得太真切,太較真,便煩惱遍地;而糊塗的人,計較得少,卻覓得人生的大滋味。

太清醒的人注定活得辛苦,總有看不慣的,總有放不下的,苦苦掙扎;有時候,與其清醒,不如難得糊塗。

木心說:“好人的世界,總有一種糊塗。”

鄭板橋說:“難得糊塗,吃虧是福。”

白岩松說:“人生的兩個基本點是糊塗點,瀟灑點。”

聽過這樣一件事:兩個患有癌症的病人。一個人耳朵靈便,從醫生的談話中聽到他們只能活三個月時間了。

另一個人的耳朵有些背,別說偷聽醫生的談話,就是你跟他直接說,他還聽不大清。

奇怪的是,他不但活過了三個月,到現在已是兩年過去了,他還好好地活著。

很多事不知道的比知道的好,不靈通的比靈通的要好,不精明的比精明的要好。

這就是人們常說的“難得糊塗”。

我還聽過這樣一個故事:

西漢時候,皇帝把一群羊交給身邊的宦官,讓他分給在場的各位大臣們。可這群羊有肥有瘦,宦官很為難,不知怎麼分才好。

這時,一位大臣走過來,隨手牽了一頭小羊,說,“謝謝皇上的賞賜!”,然後高高興興地牽著羊回家了。其他大臣也學著他,隨機牽一頭羊便謝恩回家了。

後來這位大臣得到了皇帝的重用,也被群臣所尊敬。

其實,人有時真的需要一點傻氣。越是不斤斤計較的人,往往越是會收穫很多額外的東西。

有時候你越是想要得到一樣東西,上天偏偏就不讓你得到。

難得糊塗,是把身外之物看得淡一點。

糊塗不是傻氣,也不是愚昧,而是一種氣度,一種修養,更是一種境界。

孔子發現了糊塗,​​取名中庸;老子發現了糊塗,​​取名無為;莊子發現了糊塗,​​取名逍遙;墨子發現了糊塗,​​取名非攻;如來發現了糊塗,​​取名忘我。

對朋友糊塗一點,不計較付出才能得到;對愛人糊塗一點,給他自由也給自己空間;對事情糊塗一點,船到橋頭自然直。

錢財利益上糊塗一點,不傷和氣;人情算計上糊塗一點,無愧良心;流言蜚語里糊塗一點,不累耳根。

也許你不博學,也許你不精明,但你可能是最幸福的人。

既然人生實苦,不如難得糊塗。

來源 :晚安治愈情话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