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人有“三氣”,女人養“三雅”

君子樂得其道,小人樂得其欲。君子之道,不分男女。

男人的追求,莫過於氣概干雲,方能不枉此生。

女人的追求,莫過於風雅一身,才可青春不老。

男人養三氣,方為大丈夫

  1. 志氣

女人看男人,往往最看重的是上進心;男人看男人,往往最看重的是志向;一個是氣,一個是志,合之便是“志氣”。

男人是要幹事業的,而不管幹什麼事業,都離不開志氣二字。

清代申居鄖所言:無志氣人,一事做不得;明代呂坤所講:把志氣奮發得起,何事不可做?

所以,大丈夫當如萬松老人所說:虎瘦雄心在,人貧志氣存。如南宋劉過所言:滄海可填山可移,男兒志氣當如斯。如《水滸傳》所講:胸脯橫闊,有萬夫難敵之威風;語話軒昂,吐千丈凌雲之志氣。

志氣志氣,志是男人的方向,氣是男人的動力。有方向有動力,目標何愁抵達不了?

  1. 豪氣

豪氣來自哪裡?

來自“仰天大笑出門去,吾輩豈是蓬蒿人”的強大自信,來自“不畏浮雲遮望眼,自緣身在最高層”的絕大眼界,來自“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,使我不得開心顏”的錚錚傲骨,來自“風蕭蕭兮易水寒,壯士一去兮不復返”的堅定意志。

志氣,是內心堅定的意志,豪氣則是胸中澎湃的豪情。

有志氣無豪氣,人生之路縱然高歌猛進,也總少了一份情懷,一種意趣。

大丈夫,從來是少不了滿腔豪氣的。

正如,辛棄疾在詞中所說:金戈鐵馬,氣吞萬里如虎。

又如,陸游詩中所講:醉斬長鯨倚天劍,笑凌駭浪濟川舟。

豪氣,絕不僅僅只是情感,還是胸懷、素養和智慧。

  1. 底氣

男人的一生,必須要有自己的積累,這就是男人的底氣所在。

首先便是現實的積累,能夠建立自己安身立命、照應親朋的事業,如此一生才能立得住。

如《三國演義》中所說:大丈夫處世,不能立功建業,幾與草木同腐乎?

更重要的,則是內心養的積累,因為這既關係男人的人生質地,也是男人建立事業的基礎。

雖說,素養也需要在事上磨,但乾事業,素養一定要跑在要做的事情前面。

這些必備的素養,包括能夠放眼大局,西漢揚雄言:雕蟲小技,壯夫不為;懂得進退之道。

晚清李寶嘉言:大丈夫能屈能伸;具備堅定的原則和操守。

《北齊書》言:寧可玉碎,不為瓦全;強大的實幹能力,而不是好高騖遠、誇誇其談。

《後漢書》所以說,“一屋不掃,何以掃天下?”

有底氣在,則心裡有底,事業有底,人生有底。

女人養三雅,才是真美人

  1. 高雅

男人的魅力在氣概,女人的魅力則在“雅”。雅之在心,便成高貴,是謂高雅。

真正的高雅,是一種氣質,一種格調,關乎內心,而絕非珠光寶氣、奢華富貴所能企及。這份高雅之氣,只能生髮於女人的涵養之中。

女人的這種高雅,古人在詩句中已說得玲瓏剔透。

其風姿,是“北方有佳人,絕世而獨立”,“絕代有佳人,幽居在空谷”;其儀態,是“顧盼遺光彩,長嘯氣若蘭”,“皎皎兮似輕雲之蔽月,飄飄兮若回風之流雪”;其姿容,是“嘴不點而含丹,眉不畫而橫翠”,“芙蓉不及美人妝,水殿風來珠翠香”….. .

如此,才是真高雅。

  1. 優雅

女人的高雅存乎一心,女人的優雅則在舉手投足間。對於自己,優雅是一種修養;對於他人,優雅是一種教養。

對於自己,優雅是一種靈魂的自足;對於他人,優雅是一種真切的動人。美貌只是一時,優雅卻可以一生。

優雅的女人,她靜,便是“兩彎似蹙非蹙籠煙眉,一雙似喜非喜含情目”;她動,便是“嫻靜猶如花照水,行動好比風扶柳”;她言,便是“笑顏如花綻,玉音婉轉流”;她默,便是“浣紗弄碧水,自與清波閒”……

如此優雅的女子,因為動人,所以迷人。

  1. 清雅

清雅的女子是輕盈的,“雲一渦,玉一梭,淡淡衫兒薄薄羅,輕顰雙黛螺”。也是親切的,“依舊桃花面,頻低柳葉眉”。她們就那樣安靜輕靈地活著,“花落花開,不管流年度”。

清雅的女人,清氣在其心,雅緻在其身,最為天然、自然。清清淡淡之中,哪怕遠觀,也已微醺。

這個浮躁功利的時代,清雅已經極為稀有。若有緣遇見這樣的女子,你會發現,她的氣質,“清水出芙蓉,天然去雕飾”;她的顰笑,“風回小院庭蕪綠,柳眼春相續”;她的風采, “欲把西湖比西子,濃妝淡抹總相宜”。

清雅的女子,如柳梢風,如花上露,如山間雲。

來源 :知书女人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