改掉這3個惡習,人生道路越來越順

《論語》中,孔子稱讚自己最得意的弟子顏回說:不貳(二)過,不遷怒。不貳過,就是善於改過,不會兩次犯同一錯誤。

不貳過是聖人的品格,也是我們普通人自我修養、修行所必須要做的功課。在這一點上,曾國藩做到了極致,他抖落了一身的惡習,最終成為了後人稱頌的大賢。

曾國藩改過有兩個方法,第一個就是寫日記,要敢於無情地解剖自己、批判自己,要敢於把自己每天所思所想的錯誤的,不良的東西都寫出來。曾國藩寫日記,一直堅持到臨終的前一天。對曾國藩的超凡入聖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。

第二個辦法是慎獨。獨處的時候要心存敬畏,不能苟且順遂自己惡的慾望,這樣才能逐漸把自己身上的惡習改掉。

“論語”的图片搜索结果

一、改掉浮躁的惡習

輕浮、急躁,這幾乎是年輕人的必須要經歷的。但是現實生活中,很多年長的人也難以擺脫,這就成了一大惡習,是人不成熟的表現。

曾國藩曾經總結自己的缺點,第一條就是心性浮躁,坐不住。剛剛到北京做官的時候,曾國藩熱衷於交友應酬,熱鬧,雖然他給自己訂了自修課程表,但執行得並不好,讀書都是浮於表面,流於形式。

後來,他在日記中給自己設置了「日課」,每天都要早起,寫大字一百,溫習經書,閱讀史籍,還要寫詩作文。翻開日記,責備自己「宴起」、「太愛出門」的記載到處都是。慢慢改掉浮躁的惡習。

後期的曾國藩,每天都要靜坐一會兒,「如鍾之鎮」。尤其在遇到重大問題時,他更是不輕易做出決定,總要通過幾番靜思、反覆權衡之後,才拿出一個主意來。正所謂「每臨大事有靜氣,不信今時無古賢」。

“改掉這3個惡習,人生道路越來越順”的图片搜索结果

二、改掉傲慢的惡習

在北京的最初幾年,年輕的曾國藩「高已卑人」,「凡事見得自己是而他人不是」。他的幾個至交都曾直言不諱地指出他的「傲慢」。

而且當時的曾國藩,脾氣暴躁,經常和人吵架,真至於不顧斯文,破口大罵,影響非常不好。

後期的曾國藩,位高權重,他曾督辦江蘇、安徽、浙江、江西四個省的軍務,這四個省的提督、總兵都歸他統轄;創辦安慶軍械所,揭開洋務運動的序幕。這時的曾國藩更容易傲慢、目中無人。

這時的曾國藩頭腦清醒,他寫信給弟弟說,傲慢是「凶德」,懶惰導致人衰敗,人一染上這兩種習氣,基本上就廢了。

為了避免傲慢惡習上身,曾國藩要求自己多走路,少坐轎子。坐轎子,由很多人伺候自己,就會不知不覺地自覺高人一等,助長傲氣,不如腳踏實地地走路,才能體會到人生的本真。

“論語”的图片搜索结果

三、改掉好色的惡習

《論語》中說,少之時,血氣末定,戒之在色。人年少時,很容易墮入好色縱慾的圈套中不能自拔。

曾國藩自述,自己非常「好色」。他年輕時到好友家中做客,看到好友老婆貌美,就動了邪念,產生了污穢的想法。

還有一次,曾國藩聽說同僚納了一位貌若桃花、美若天仙小妾,曾國藩百般要求與小妾見面,見面後又說了很多撩撥的話,氣氛很尷尬。

曾國潘回家後,反省追念起這件事,才認識到自身又犯了大錯,在本人的日誌中說本人就是禽獸,是對這位冤家和冤家的小妾極大的不尊重。

之後,曾國藩下定決計刻意戒色,用心做學問,他深知要想成就一番大的事業,成就偉大的人格,就必需戒掉淫穢思想。後來的曾國潘再也沒有犯過相似的錯誤,終於克服惡習,成就一代完人的佳話。

來源:儒風大家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