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知我的苦,別勸我大度

你一定在生活中聽過這樣的話:

「他都道歉了,你就別不依不饒了。」

「忍忍吧,習慣就好,有衝突很正常。」

「孩子還小,不懂事,別計較那麼多。」

「大過年的,一人退一步,以和為貴嘛。」

生活中,總有那麼一些人,最擅長慷他人之慨,表達自己的慈悲。

遇到衝突,不分青紅皂白,就一味的勸說別人要寬容一點,不要計較太多,而從未真正考慮過當事人的感受。

這種慈悲,不是發自內心的善良,而是一種「偽善」。

不是所有傷害,都值得被原諒

有一種毒雞湯很流行:

「請感謝絆倒你的人,因為他教會了你獨立;請感謝傷害過你的人,因為他成就了今天的你。」

但,傷害就是傷害,再冠冕堂皇,也是惡事一樁。

如果非要感謝,就感謝面對如此傷害,依然咬緊牙關,堅強地挺過來的自己。

有位七十多歲的老師在最後一堂課上,跟他的學生分享了自己的經歷:

他剛參加工作的時候,被一個學生造謠來誣告他,事情逐漸失去控制。

他因此失去了工作,還被打斷了一條腿,妻子不堪忍受牽連,也棄他而去。

後來的後來,事情終於得到澄清,他也終於能拖著一條瘸腿再度登上講台,繼續從事教育行業,只是沒再娶妻。

那位老師說,他原諒了當年傷害過他的所有人,唯獨那位誣告他的學生。

在那個學生無數次登門懺悔後,那位老師對他說:「你以後不要再來了,我們不要再見面了,我不恨你,但絕對做不到原諒你。」

不是所有傷痛,都值得被原諒。

時間能治療的只是皮外傷,可心靈上的傷痛,不是一句對不起,就能撫平的;

選擇不遺忘那些刻骨銘心的傷害,不是不大度,而是對自己的警醒和保護。不報復,就是最大的善良和大度。

遠離不明真相,就勸你大度的人

電視劇《都挺好》中有一段情節耐人尋味:

蘇明成對他妹妹蘇明玉大打出手,毫不留情,蘇明玉忍無可忍,報了警,要送她哥進監獄坐牢。

馬上,很多人聞風而至,她的父親、大哥、大嫂、二嫂,甚至二嫂的媽媽都來了。

苦口婆心,勸說蘇明玉要大度些,畢竟是一家人。

可他們,又有哪個是從蘇明玉的角度考慮的呢?

蘇明玉的父母重男輕女,她從小就不被母親喜歡,被二哥欺負,家裡人也不阻攔。

成長過程中的無助與痛苦,一路走來受到的傷害,舊痛新傷終於一併爆發了,他們卻視若無睹。

世界上其實根本沒有感同身受這回事,針不刺到別人身上,他們就不知道有多痛。

那些不明所以,就勸人要大度的人,看似是為解決衝突而來,但其實是為施暴者做了幫凶。

就如魯迅說的那樣:

「損著別人的牙眼,卻反對報復,主張寬容的人,萬勿和他接近。讓他們怨恨去,我一個也不寬恕。」

受過的傷,永遠無法彌補

有的傷害,如蚊蟲叮咬,塗點藥膏,一覺睡醒便過去了。

可有的傷害,無論過了多久,無論怎麼補救,都難以修復,傷害註定會伴隨一生。

就好比,杭州保姆縱火案,一夜之間四條人命,男主人一下子失去了四個至親。

事後,男主人悲痛欲絕,但還是堅決追責縱火保姆和有關責任方,要求賠償。

這時候,有網友說:「讓所有心結都隨著逝者而去吧,還想怎樣?」

甚至有人指責男主人:「逝者已矣,還想著要錢!」

面對這樣的傷害,試問有幾人能真正大度地原諒呢?

而那些傷害,是一輩子的痛,永遠無法癒合,是無論過去多久都難以釋懷的。

扎在別人身上的針,可以不去幫忙拔,但請不要惡意揣測,落井下石,是做人的底線。

在《奇葩說》上,馬東說:「隨著時間的流逝,我們終究會原諒那些傷害我們的人。」

蔡康永卻搖搖頭回答道:「那不是原諒,而是算了。」

不是原諒,而是算了。

選擇繼續向前看,不被過去的泥潭困住自己,這並不是對傷害的寬容,而是對自己的溫柔。

傷痕還在,只是懶得提起,懶得計較了。

知我者,謂我心憂;不知我者,謂我何求。

如果不知我的苦,就別勸我大度。

文 | 渡蘭君

參考來源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