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個人最頂級的情商,是逢人只說三分話

俗話說「言為心聲」,但是人心是難以琢磨的,所以有些員工說的話也常常模稜兩可。有人主張「逢人只說三分話」,同樣主張「知無不言,言無不盡」。「逢人只說三分話」是對交情不深、關係不夠的人而言的,因為人心隔肚皮,知人知面不知心,當然應該小心試探。

「知無不言,言無不盡」是對交情深厚、關係密切的人而言的, 既然大家親如一家,也就不需要互相隱瞞。 其實,「逢人只說三分話」時,已經含有「知無不言,言無不盡」 的意思。況且「三分」既可以是「三分流水七分塵」的「三分」,也可以是「天下只有三分月色」的「三分」,就看到時如何拿捏了。

當彼此尚不熟悉時,當然「未可全拋一片心」,等到互相信賴了,完全可以「知無不言,言無不盡」。同樣,「言無不盡」時,也不要忘記「逢人只說三分話」,因為彼此雖然關係密切,但是有的話可能會傷害對方的自尊心,或者引起他的嫉妒,所以必須有適當的保留,說三分留七分,那七分就心照不宣了。

彼此有默契,才能聽懂話

大家可能經常面臨這樣的情況 :「我明明聽懂了他的話,他怎麼還是不高興?」因為話里通常包含很多意思,聽懂了表面意思卻常常聽不懂言外之意。有時候,甚至不說話,只是一個眼神、一個動作就包含了很多意思,這當然需要彼此的默契。如果沒有默契,要清楚對方到底說什麼,確實很難。

蘇東坡被貶至黃州後,一天傍晚,和好友佛印和尚泛舟長江。忽然,蘇東坡用手往岸上一指,笑而不語。佛印順勢望去,只見岸邊有一隻黃狗正在啃骨頭,頓有所悟,便將自己手中題有蘇東坡詩句的扇子拋入水中。兩人心領神會,不禁相視而笑。原來,這是一副啞聯。蘇東坡的上聯是「狗啃河上 ( 和尚 ) 骨」, 佛印的下聯是「水流東坡屍 ( 東坡詩 )」。 當然,要達到蘇東坡與佛印這種心靈相通的程度,除了默契之外,還要有較高的智商才行。

除了聽還要想

指鹿為馬的故事大家都很熟,人們把指鹿為馬理解為不明是非、顛倒黑白,其實未必恰當。也許趙高只是藉此試探一下自己在朝廷的權勢究竟如何,其真正的話意是:「你們是服從秦二世,還是服從我?」我們嘲笑群臣不分黑白,其實他們才是真正聽得懂話的人。

有一天,我搭計程車到某地。由於大路發生事故,所以司機改走小路。但小路蜿蜒曲折,司機不太熟,越走越覺得沒有把握,便停下來,問路旁一位老先生 :「請問我要到 ×× 去,怎麼走?」 老先生氣定神閒,不慌不忙地回答 :「有路就可以走,多問幾次就會到。」

這兩句話,我覺得十分有道理,同時又覺得摸不著頭腦。司機表示感謝,很有信心地向前駛去。 我覺得很納悶,問他 :「你知道怎麼走了?」 他說 :「知道。『有路就可以走』,表示我走的路是對的。如果我走錯了,他會把手一揚,指向正確的方向。現在我走對了,他不必舉手,所以說有路就可以走,告訴我順著這條路一直走下去。『多問幾次就會到』,意思是後面會有幾個比較複雜的岔路口,那時候一定要問路,不要亂闖。」

經他這麼一解釋,我才恍然大悟。原來中國話如此簡單明了,兩句話就可以交代清楚。但聽者必須動腦筋才能聽懂。現在有些人只聽不想,以致聽不懂話,實在是一種遺憾。

聽話不如「看」話

很難聽懂話,是作為中層幹部真正的難處。中國人說「不要聽他的話」,其中含有「中國話不能只用耳朵聽」的意思,必須特別小心。中國人很少說「聽他說什麼」,反而常常告誡他人:「看他怎麼說。」 也就是說,中國話不能只用耳朵聽,應該配合用眼睛看。 中國話聽起來含含糊糊,「看」起來清清楚楚。

短短一兩句話,含意卻很深刻,所以「看」了之後,還要多想。如果不好好想,還是弄不清楚話意。也就是說,「看」話不能僅憑一雙眼睛去看,還要用「心」,才能夠真正看清楚,才能領悟「話中的話」以及「話外的話」。

比如,一句「你看著辦吧」,究竟是「全權委託你」,還是「猜猜我的用意」,甚至「居然搞成這樣子,你自己收拾爛攤子吧」?短短五個字,足夠讓別人思前想後了。凡是耳朵聽不懂的時候,就要用眼睛看, 還要動腦筋想。 「心眼」要大,才聽得真實。「心眼」太小,成了「小心眼兒」, 就會「以小人之心,度君子之腹」。如果對方有難言之隱,有說不出來的苦衷,有說出來反而彼此尷尬的事情,千萬不要用不正當的心思去曲解。

參考來源

發表迴響